条形码的黑框框

全职//双鬼/新双花/双花/双叶
漫威//盾铁/银红双子/少复TB
革命机//晴艾
舰C玩家

【独闯/风流】江湖今日无雨(一)

因为计划外的爆字数……所以之前那个删掉了_(:з」∠)_还是规规矩矩连载来吧,不过也不会超过三更就能完结。私设有……大概不是很有趣,希望可以找到同好呀QWQ

……我有点不敢打TAG【羞

====================

烟花三月扬州城,晴空万里,风和日丽。

事实上江湖也没有别的天气了。

流月懒洋洋地坐在茶楼屋顶上看着过往的行人行色匆匆,向着他们各自的目的地奔去,练级或者练功,茶馆又或者饭店,又或者和朋友一起呆站在路中间,一两分钟之后一道身影在白光里消失,守着他下线的那个人同时运起轻功飞快离开。

四个斧头帮成员勾肩搭背的闯进流月视野,隔的太远听不清说话的内容,说话的人眉飞色舞,他身边的人听他说了几句抬手就捶了过去,被打的人也不恼,笑着还手,四个人打成一片,笑闹着前进。

流月的消息提示响起,来自风萧萧,流月脸色微变,打开消息,只有两个单词一个空格一个感叹号“oh yeah!”

华山下来之后风萧萧就多了这么个习惯,流月懒得理他,干脆地说等他戒掉这句口头禅他们才能继续当小伙伴。说归说,这才不到一个礼拜呢,自己怎么好像已经习惯了风萧萧时不时发来的“oh yeah!”呢。

流月盯着消息看了一会,突然笑了起来,虽然毫无笑点,反正就是想笑。

笑归笑,消息还是不能回,回了就输了。输什么了?不知道。其实也并不是太在意他一口一个哦耶,现实生活里被人叫了二十来年也不多这么一位……所以问题在于这是游戏吗。

游戏里还真是第一次被人直呼姓名。

流月发了会呆关了消息,街上依然人来人去,刚才打闹着的四人组也已经不见踪影,起身跃进茶楼坐在窗边,说书人正讲着华山一役,江湖第一快刀与江湖第一快剑并肩作战,互相交托后背,江湖之大只此一人。流月嘴边勾起一丝笑意,只此一人?

“听人说你自己的故事听得这么开心?”几天没听见的熟悉声音在耳边响起,流月抬头,表情不算太惊讶。

“像你这样的在信天楼能办VIP吗?”

“已经是了。”风萧萧坐在流月对面给自己倒了杯茶,补了一句:“oh yeah!”

流月的脸色变幻了一下,风萧萧抿了口茶,“你这脸红红绿绿的要不要去当交通灯?”流月的脸飞快的变黑,风萧萧赶紧又补了句,“oh yeah!”

茶杯还没放下呢,圆月弯刀已经架在风萧萧脖子上了,流月笑的有些得意,满面春风的看着风萧萧,风萧萧摇摇头放下茶杯,抬脚就对着流月的膝盖踢了过去,流月一个趔趄带倒了凳子,挥刀一劈把绊住自己脚步的凳子斩裂,抬脚把茶桌踢向了风萧萧,风萧萧也不客气,一记风卷云残招呼给了飞来的茶桌。茶楼里的其他人早就站在墙边围了一圈,看着两人打架,说书的已经开始说这俩人一个便是刚刚说的江湖第一快刀流月了,而另一个更是了不得,天下第一襄阳萧老板风萧萧。

两人又一次僵持着,脸上都带着笑。

“就是他们!”楼梯传来一声大叫,风萧萧飞快地给流月去了消息,“卧槽惊风回来了?!”

“声音不是啊,脸也不对。”流月看着楼梯口那人,茶楼老板打扮……茶楼老板?!

“……完蛋了。”

系统大爷两位官差把俩人的手给铐上的时候现场一片安静,个个感叹这不愧都是高手,还都是天下第一级别的高手,这都敢招惹系统大爷了,不过到底还是系统大爷比较厉害,管你多强的功夫伸手就能把你抓住。

地牢里流月和风萧萧俩人一个单间,背靠背坐着cosKAPPA,地牢依然阴暗潮湿,隔壁牢房斗地主炸金花猜拳的声音时不时飘进来。

“没事也就四个小时……”流月的声音有点消沉。

“没文化,那是四个时辰,八小时,八个小时。”风萧萧单手撑着脸。“没坐过牢吧?你的江湖圆满了。”

“说的好像你坐过似的。”流月从怀里摸出个核桃递给风萧萧,风萧萧接过,看着流月伸过来的手还没收回去,撇了撇嘴角,递了把疾风无影过去。

“还真坐过,坐牢的时候认识的柳若絮。”风萧萧说着一刀劈开核桃,挑出核桃仁。“那时候还是斧头帮呢,人说请我喝茶,结果他忘了付账了,我就为了十个铜板啊。完了还得给茶楼老板打工四小时,当四小时的店小儿。”风萧萧说着黑历史,语气里却带着些怀念。

“后来你就买了你当年打工那个茶楼自己当了老板?”背靠着背风萧萧看不见流月的表情,他的声音懒洋洋的,带着些笑意。

“是啊,不过那个坑了我的朋友很久没上线了,虽然也不是多好的朋友。”

流月没有答话,只是沉默的吃着核桃,隔壁牢房爆发出一阵笑声,流月脑袋向后靠了靠,正对着风萧萧的后脑勺,然后偏了偏把脑袋搁在风萧萧肩膀上。“肩膀借我靠会,好困。”

“嗯。”

“对了坐牢的时候可以练功啊!”风萧萧突然抬头坐直,正好和流月脑袋撞到一起。

流月揉了揉被撞的地方,“哥们儿下次要抽风记得先给点预告。”

“……嗯。”风萧萧摸着自己后脑勺,站起身面对流月。

牢房依然潮湿阴暗,地方对于两个人来说还算是宽阔,一坐一站四目相对,怎么微妙的让人有种空间狭窄让人没法放开手脚的微妙局促感。

“咳,”风萧萧放下手还是觉得有些别扭,比了个剪刀手,“oh yeah!”

流月看着他,一脸茫然,过了几秒突然发出一阵大笑,一边笑一边拍着地板,“剪刀手!!!你知道你几岁吗?”

“我几岁不重要,”风萧萧的脸色在阴暗的牢房里不太看得清,“这牢房地板上是有泥的。”

流月看着黑乎乎的左手,站起身一巴掌就冲着风萧萧去了,风萧萧侧身一闪,运起轻功跑路,流月站在墙角,躲闪着风萧萧一路跑过去带起来的泥点。

“你大爷啊!”流月一声哀嚎,靠着墙坐下。“练练内功得了哪有人在牢房练轻功的?”

“……有的。”风萧萧慢慢走近流月,看对方没有再打他的意思,默默坐在流月身边。

圆月弯刀又一次架在了风萧萧的颈边。

“你说要是在牢房死了会在哪复活?”流月声音里带着笑意,手上的圆月弯刀也动了动,闪过几丝寒光。

“别闹。”风萧萧正说着,突然视线一黑,再有光线的时候已经退出游戏了。叶凯怔了怔,牢房是安全区应该没法杀人啊?

扭头一看却发现网吧里和他一样一脸疑惑的人还有不少,叶凯尝试着再次登录游戏,弹出一条消息,系统更新,恢复时间待定。

叶凯打开QQ,老大给他留言告诉他已经回宿舍了,叶凯伸个懒腰,刷开论坛。就像他想的一样,他和流月大闹茶馆那一架已经有了小说,虽然里面的风萧萧一飞刀爆了三个系统官差的头而事实上只是擦掉了点血。叶凯一边感叹着万事通后继有人一边瞄了几眼评论,一看评论发现问题了,什么叫他和流月双刀合壁挑战世界一切不公,大战系统只为结婚系统不支持同性婚姻,撑同志反歧视……这都哪跟哪啊。

而更让叶凯意外的是,底下的评论虽然有很多跳出来说那天茶馆里真实情况,比如其实那天去捉拿他俩的官差一个都没被砍死过,比如风萧萧打系统官差的并不是疾风无影而是暴雨……

但是其实这些都不重要啊为什么完全没有人对我和流月的关系提出异议啊这才是最不对的地方吧?!

叶凯对着电脑风中凌乱了好一会,关掉论坛去了官网,醒目的位置写着系统更新,五小时之后结束。看了看时间,强制下线也不过过去了20分钟,叶凯又刷了刷网页,起身离开网吧。

欧烨从游戏里出来之后倒了杯水坐在电脑前,打开论坛看见的第一个贴就是双刀合壁大闹系统茶馆的传奇故事,刷完一圈评论流月决定久违的去学校上课。

太魔幻了,需要冷静一下。说不定下课回来就能发现其实并没有什么坐牢和论坛。

叶凯回到宿舍的时候老大睡的正香,亮子睡着了还念念不忘地数着他的钱,嘟囔着说满仓库的兵器随便挑,全部七折只要七折,七折你买不了吃亏七折你买不了上当……小朋在洗澡,叶凯坐在床边盯着书桌发了会呆,他上游戏没多久就被踢下来了,现在实在是不困,但是也没什么别的事情可以去做。

上课去吧。

虽然玩江湖之前叶凯好好上课的时间也不多,不过至少比进入江湖之后再也没去过要略强一点。

至少今天下午是两百个人一块上的大课这事儿他还是知道的。

叶凯捞出已经落了些灰尘的课本,检查了一下手机的电量,深呼吸一下走向教室。

评论(14)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