条形码的黑框框

全职//双鬼/新双花/双花/双叶
漫威//盾铁/银红双子/少复TB
革命机//晴艾
舰C玩家

【全职高手/双鬼】未来

CPT.0

鬼刻不知道自己在这片黑暗中沉睡了多久。她有时候在想,自己是不是已经被遗忘了。
最开始的时候,鬼刻也像其他千千万万的角色一样,奔跑在荣耀大陆上,隔着屏幕的荣耀外的世界她的搭档是个长的挺漂亮的姑娘,鹅蛋脸杏仁眼,笑起来脸上两个甜甜的酒窝。鬼刻也很漂亮,但和她的操纵者是两种孑然不同的风格,作为一个只有系统表情的角色,鬼刻没有她搭档那么灿烂的笑容,却有着这个温柔的姑娘没有的凛冽气场,银发红眼,战斗的时候在紫黑的鬼阵中耀眼的绽放。
那时的荣耀还没有所谓职业圈,相熟的玩家们结伴而行,慢慢的就组成了公会,而那些公会中有一些发展比较快的也就变成了其他玩家憧憬想要进入的所在,比如嘉王朝,比如霸气雄图,比如蓝溪阁,比如中草堂。而鬼刻加入的公会是名头没有前面那几家那么响亮,却也在稳步发展的踏破虚空。说到底,鬼刻的操作者是个性格温和没什么太大野心的姑娘,虽然鬼刻看上去是强硬狠辣的女王形象,但她毕竟是辅助的阵鬼,总还是缺了些杀气。
加入踏破虚空的契机是因为那个叫做逢山鬼泣的男人,一线峡谷,自己和野队几个朋友辛辛苦苦打了一半的boss被从天而降的一叶之秋和秋木苏抢走,鬼刻不甘心,非常不甘心。而和她完全不同的主人接受了来自逢山鬼泣的公会和组队邀请,那时的他们并肩而立,最终还是输给了那对在游戏里呼风唤雨看上去无所不能的搭档。
战斗结束的时候,逢山鬼泣突然冲着走远的那两人叫了一声,下一次,一定会打败你们的。然后,缓缓的把头转向鬼刻,系统的表情依然空洞,鬼刻和逢山鬼泣却觉得,自己从对方的脸上看见了与自己相似的灵魂。那也是鬼刻第一次发现,独立于她的操作者以外,她自己的意志。
那之后的日子,是吵吵闹闹的工会生活。在荣耀世界,姑娘本来就是堪比野图BOSS的稀有物种,何况鬼刻是个美女,而且是个战斗力很强悍脾气还不错的美女,也就是游戏里最受欢迎的那种,也不怪她来到公会时持续很久的欢迎。鬼刻和她的操作者都不是擅长于这种交际的类型,沉默到有些冷淡,交流最多的也只有最初认识的逢山鬼泣而已。
慢慢的,鬼刻也认识了一些公会里比较强的主力,那对成天嘻嘻哈哈混在一起存在感不强但是实力不错的双胞胎操作的弹药和枪炮师全透明和半透明,那个时不时跑过来打听自己和逢山鬼泣关系的有点闹腾有点轻浮的刺客鬼灯萤火,还有那个混在他们这群鬼堆里的守护天使守灵者。鬼刻渐渐觉得。就这样下去或许也没什么不好。
然后,荣耀联赛来了。他们理所当然的变成了这支队伍的主力,而鬼刻的地位却微妙的变的尴尬了起来,逢山鬼泣很强,地位挺稳定。团队赛只需要一个阵鬼,而本来单挑能力不强的阵鬼鬼刻操作者又是一个没有太多锋芒的姑娘,鬼刻沉睡在黑暗中的时间渐渐多了起来。
鬼刻还记得上一次的战斗,那个漂亮的女孩告诉自己她要离开荣耀的赛场了,她会和同样离开这个赛场的逢山鬼泣的上一个操作者结婚。鬼刻有点羡慕,但也发自内心的为这件事感到快乐。她把鬼刻停在一线峡谷一块大石头背后,诉说着自己对鬼刻的感激。鬼刻静静的听着,想起来很久以前逢山鬼泣曾经在这里说要战胜一叶之秋和秋木苏,那次之后他们也在网游里碰到过几次,可是胜利从来也没有降临到他们头上。鬼刻想起来她已经很久没看见逢山鬼泣了,鬼刻有点想他。
鬼刻不知道自己在这片黑暗中沉睡了多久。她有时候在想,自己是不是已经被遗忘了。

CPT.1

 

鬼刻在黑暗中沉睡着,鬼刻还记得她的上一个操作者也是那个创造了鬼刻的人最后对鬼刻说,鬼刻一定会等到比她更适合鬼刻可以让鬼刻走上巅峰的搭档,在那之前,就请先沉睡一段时间好好休息吧。鬼刻就这样陷入了黑暗,漫长到好像没有止境的黑暗,鬼刻有过一些寂寞,一些孤独,一些微妙的恐惧——尽管她只是个应该没有感情游戏角色,尽管她应该是一个操纵黑暗之力的角色。她期待着,期待着她的下一个搭档快点到来。

然后那个少年来到了她的面前,表情沉静,眼神坚定中透着一点锋芒。鬼刻听见有人对他说,这是我们这唯一一个鬼剑士角色了,你不是想用鬼剑士么,那就玩人妖号啊。少年只是淡淡的说,没关系,只要是鬼剑士就够了,性别无所谓。对方叹了口气,说吴羽策你这样有什么意思,多少人挤破头都进不来职业联盟,李轩就比你早进来一年,人现在状态正好,今年没什么意外都能进全明星了,你说用鬼剑士能有什么出路。那个叫吴羽策的少年许久没有答话,只是专心的给鬼刻加点,和上一位操作者的纯辅助阵鬼加点不同,是更有攻击性的阵斩双修。加完点的时候,他对那个把他带到鬼刻面前的人说,我会找到出路。

鬼刻突然对这个和上一个主人完全不同的少年产生了强烈的兴趣,他说他可以在这个已经拥有了虽然暂时不敢说是不是联盟最强但是至少比很久没有上场过的鬼刻要强一大截的逢山鬼泣的队伍里找到出路,而且说得那么坚定,他会怎么做呢。鬼刻有些期待,她只是个只能接受操作控制的角色,可是她突然有了一种正和这个少年并肩作战的感觉。是他吗,那个可以让自己走上巅峰的人。

而在少年等到机会找到他的出路之前的日子是枯燥且单调的,日复一日不断地训练,与训练程序战斗。不曾退缩,不曾放弃。鬼刻实在是被关的太久太久了,她在少年的操作下斩杀着,击退一个又一个扑过来的敌人,鬼神之力缠绕着舞动的太刀,与她银色的长发相映,留下厮杀的战场上最绝美的光影。

鬼刻绽放了,在这个被战队冷藏没法上场比赛没人注意到的少年手中,绽放出或许连创造她的人都想象不到的绚烂。鬼刻开始相信,如果是这个人,一定可以找到出路,带她离开黑暗,回归荣耀。

而在这段日子里,鬼刻又遇见了逢山鬼泣。上一次看见逢山鬼泣是什么时候了呢,鬼刻不知道。或许还是网游里,或许是很久以前联赛中鬼刻替补他登场时的一个照面。而这一次,她和逢山鬼泣兵刃相交。鬼刻想过很多次,自己要是和逢山鬼泣交手会是怎样的场景。前一任的操作者是个性格太温和的姑娘,自然不会去和他交手。鬼刻其实也从来不曾把逢山鬼泣当做敌人,不过她还是多少有些好奇。她觉得自己不比对方差,不是说装备也不是说技能点,只是感觉。不过感觉这种东西太玄乎了,她只是一个游戏里的角色,她真的有那种东西吗。

逢山鬼泣和上次见面的时候变化挺大,全身装备银光闪闪,就连缠绕着鬼阵的鬼印杀都时不时闪出一片寒光。不过他们都在修正场战斗,装备看上去再怎么狂霸酷炫其实也没什么意义。鬼刻的攻击迅速,直接,一往无前,而逢山鬼泣沉着,谨慎,总是用最稳妥的方式取得胜利。

鬼刻突然有些怀疑,很多很多年前和自己一起在一线峡谷并肩与一叶之秋和秋木苏抢BOSS有些张扬的真的是这个人吗。逢山鬼泣背后的操作者已经变了,创造逢山鬼泣的那个人和创造鬼刻的人一起离开的这个荣耀舞台,现在的逢山鬼泣,应该是那个被吴羽策叫做李轩的人操作的吧。

鬼刻对李轩印象不错,哪怕从实际意义上来说阻挡鬼刻和吴羽策的就是李轩和他的逢山鬼泣,可是鬼刻终究讨厌不起来逢山鬼泣,就像就算李轩是吴羽策这个位置上最大的阻碍可是李轩是个好人,也是吴羽策在虚空最好的朋友。

鬼刻还记得李轩第一次找到吴羽策的时候,有些飞扬的声音,“你叫吴羽策?你也玩鬼剑士啊?听说你很强,来打几场?”

战斗各有胜负,阵鬼不是适合单挑的职业,而吴羽策在经验上毕竟还是和比他多打一年的李轩差了一截。“他们说的没错,你真的很强。加油。”

那也是鬼刻第一次听见有人和吴羽策说话并且没有劝他改变职业,哪怕吴羽策如果成功了,取代的就是李轩的位置。

那之后李轩经常没事和吴羽策一起训练,日常训练完了也还拉着吴羽策打几场,有时候也会叫上今年和吴羽策一块进队的李迅仨人轮着PVP。李轩说要给吴羽策保持战斗的手感,万一哪天碰到机会能上场了,不给敌人任何机会,一波带走一战成名。李迅后来总说,不怪我老八卦咱家正副队的革命友谊,这俩人从那时候就勾搭上了啧啧啧。吴羽策没说话,他一直不怎么说话,他只是看着两个虽然都姓李但是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和共同点的哥俩闹腾,然后露出一个放松的笑容。那大概也是鬼刻见到吴羽策之后他笑的最多的时候。

结果真的和李轩说的一样,机会来了。

CPT.2


鬼灯萤火舍命一击倒下之后,鬼刻站在了荣耀的战场上,在她离开这片战场很久之后,久到她觉得有些陌生,虽然是练习中已经战斗过无数次的地图,虽然场上是她曾经最熟悉的那些战友,逢山鬼泣、全透明、半透明、守灵者,鬼刻等了太久了,她想要战斗,她需要一场胜利,她相信吴羽策不会让她失望。

 吴羽策同样需要一场胜利,李轩早早告诉他这一场吴羽策会在和呼啸的这场比赛的团队赛打第六人,吴羽策不知道为什么战队会突然放他上场,虚空现在的主力阵容里已经有了李迅这个新人了,而且虽然李迅确实实力不错,但是实在不太稳定,偶尔会搞出一些莫名其妙的状况,这样的情况下让至今被冷藏没有上场过的吴羽策参战,吴羽策有点怀疑是不是李轩做了些什么。不过这种思考也没有在吴羽策脑内盘旋太久,机会来了抓住就好。他追求的只是胜利和荣耀,其他都不太重要。

 鬼刻在半透明的光影掩护下极速奔跑冲向战斗的中心区域,在那里的是守灵者和用鬼阵把他们环绕守护起来的逢山鬼泣,鬼灯萤火下场的舍命一击带走了呼啸的队长,第一流氓唐三打,而逢山鬼泣现在的一个冰阵锁住了呼啸那个有点猥琐实力强劲的新人盗贼,对方的元素法师在和全透明纠缠,时不时给战斗中心制造些混乱,半透明则在逢山鬼泣的鬼连环中跳跃射击,拖住对方的魔剑士和骑士的步伐。

 鬼刻在吴羽策的操作下直奔对方现在努力通过释放技能想要打断逢山鬼泣鬼阵的魔剑士,一如往常的凶悍攻势,不给人留下任何喘息的空间。呼啸本就不是一个作风强硬的战队,从队长到队员几乎都是走的猥琐流路线,而原本也不算太强硬的虚空却因为吴羽策和鬼刻的加入而变得攻势锐利了起来。

 呼啸的魔剑士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勉强应对着,等待自家牧师的救援,却发现牧师和骑士被困在灰阵之中,正在挣扎着想要逃出灰阵的范围。魔剑士苦苦支撑,鬼迷神疑被逢山鬼泣纠缠,不落下风却也难以脱身。魔剑士第一次觉得持续20秒的灰阵竟然这么漫长,不过没关系,灰阵有40秒的冷却时间,只要这个灰阵结束牧师和骑士就可以脱困了。

 就在魔剑士拼命应付鬼刻如暴雨般的攻势时,鬼刻却突然脱战,冲向呼啸牧师和骑士被困的所在,在灰阵即将消失的时刻又一个灰阵拍出,二鬼拍阵。魔剑士想要追击,却被半路杀出的逢山鬼泣一个瘟阵致盲,没有牧师的援助,魔剑士绝望地被从天而降的死亡墓碑砸死。

 鬼迷神疑潜行从半透明的光影中脱出布置陷阱,却又被赶来的鬼刻一个冰阵拍的现形,冻在冰阵之中,鬼刻毫不犹豫砍了过去,而在冰阵快要消失的时候逢山鬼泣一个冰阵又是跟上,又一次二鬼拍阵。

 对于第一次同时上场的两人来说简直可以算上天衣无缝的配合,鬼刻看着不远地方的逢山鬼泣,尽管发生了很多的改变,他果然还是网游里那个逢山鬼泣,鬼刻也还是网游里那个鬼刻。系统表情依然空洞,鬼刻却觉得他们有着相似的灵魂,尽管那是对于游戏角色来说不应该存在的东西。有多久没有和逢山鬼泣并肩作战打出配合了呢?鬼刻突然开始期待了这种可能性。

 这默契的配合绝对不是偶然,李轩每天和吴羽策一起训练,就连自由活动都是俩人一起在竞技场度过的,互相之间的熟悉程度就这样在一场场的战斗中慢慢积累,而站上同一片战场变成队友的时候,这种熟悉就变成了默契。

比赛结束,第一次上场就交出近乎完美的答卷的吴羽策吸引到了最多的关注,而在那之外双鬼之间默契的配合无疑是这场胜利的最主要原因。所有人都开始考虑,一般的看法里必然不能在同一战队共存的相同职业,是不是也可以打出配合。

 可以的,如果是她和逢山鬼泣,他们可以的,他们的操作者也可以。

CPT.3


鬼刻觉得这一次她不会再次失意的沉睡在黑暗中那么久了,而吴羽策也没有让鬼刻失望,在后面的比赛中,无论单挑还是团战都表现出了强劲的实力,风头不亚于同年的周泽楷和方锐,当然周泽楷评价要更高,不过毕竟轮回是弱旅,而虚空和呼啸都是强队,人们自然也对吴羽策和方锐要求更高。

吴羽策在场上的发挥越来越好,李轩却撞上了新秀墙。李轩作为阵鬼天生有一个远程攻击无力的致命缺陷,而当他应对这个缺陷的方式被看穿之后,遇到有强大远程输出职业的队伍,实力并不太出众的全透明和半透明无法给逢山鬼泣足够的支援,虚空的局面就理所当然的落到下风。

可是虚空也不可能因此而彻底放弃李轩改用吴羽策,鬼剑士的缺陷都是一样的,即便是攻击性更强的鬼刻也没有办法打倒红莲天舞的攻击所无法触及的敌人。鬼刻现在更多时间所处的角色依然是单挑中的轮换,或是团战中替换逢山鬼泣,像第一场那样与逢山鬼泣并肩作战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逢山鬼泣在枪弹中勉强支撑,鬼刻站在替补区,急切担忧却无能为力,如果自己在场上就可以用砍掉那个纠缠着鬼灯萤火的战斗法师,如果自己在的话就可以让灰阵没有CD和持续时间的真空期,如果自己在的话……

逢山鬼泣终于还是倒在了战场中。鬼刻第一次感到了强烈的无助感,第一次那么想要站在那个看上去永远笑着的男人身边,第一次对于战队的安排产生了怀疑,第一次对自己没办法上场的事情产生了怨恨。

这场比赛终于还是输了,鬼刻不知道吴羽策是什么心情,她只是一个程序一堆数据,她甚至没有办法自己作出动作,甚至没办法把自己的想法传达给她的操作者,她只能默默当一个旁观者。吴羽策一如往常的沉默,而平时总是一脸轻松话挺多的李轩的笑容也开始有了几分沉重和苦涩。

"阿策,下一场你首发吧,我觉得我可能……""我首发,不过要和你一起。"吴羽策的表情依然坚定平静,李轩略微有点诧异,不过很快点头"嗯,我去和队长说。"

于是在接下来的这场比赛里,鬼刻又一次站在了逢山鬼泣身边,面对的敌人正是他们在网游里第一次相遇时抢走boss的一叶之秋,一叶之秋的身边已经不再是秋木苏变成了沐雨橙风,而逢山鬼泣和鬼刻却在经历了风风雨雨之后,又一次站在了一起。鬼刻有种莫名的感觉,她觉得这次之后她和逢山鬼泣会有很长一段时间并肩作战,不再分离。

双鬼最后还是倒在了沐雨橙风的枪炮之下,可是逢山鬼泣和鬼刻的配合却让人看到了无限可能,虽然战术选择上暂时还有些稚嫩,虽然在一些技能的衔接和配合上还稍微有些生疏欠缺,却完全没有了两人各自孤军奋战时束手无策的被动。

"别什么事都一个人扛,就算失败也不是你一个人的问题。大家都在,我也在。"吴羽策拍了拍李轩的肩膀,露出了一个在吴羽策脸上不太容易看到的温柔而坚定的笑容。

李轩却褪去了一直以来的温和笑脸,怔怔的看着吴羽策,用手覆住搭在自己肩上的手,表情坚定,直到吴羽策露出有些疑惑的表情。李轩又一次微笑了起来,紧紧握了一下吴羽策的手然后迅速松开。

"嗯,来做我搭档吧。"

"好。"

属于他们两个人的荣耀,从这里开始。

CPT.4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鬼刻一直在思考,自己到底是不是了解逢山鬼泣。认识一个人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而了解一个人却需要很久很久。毫无疑问鬼刻和逢山鬼泣认识了很久,从网游一区到现在的联赛第五赛季,他们认识了整整六年的时间,可是他们真正相处的时间却只有在网游那段短暂的时光和现在。他们熟悉而又陌生,看着熟悉的身影用陌生的方式战斗,这种感觉有些微妙,却又让人兴奋。想要更多的了解对方,想要和对方战斗看看谁更强,想要并肩作战,想把背后交给对方放肆的赢一场。

 

而李轩和吴羽策显然有同样的想法,和嘉世那一战之后战队终于认可了两人搭档的可行性和无限的可能性,放手让他们自己去练配合。他们在竞技场厮杀,通过战斗这种最直接的方式感受对方的强项与弱点;他们站在同一片战场上,用自己的方式守护对方的弱点,他们并非无懈可击,可是他们可以通过配合让无法弥补的缺陷造成的影响最小化。

 

日常的训练依然是枯燥而乏味的,只是不再是孤单的一个人。联赛的赛场上,双鬼的组合初步成型,吴羽策的主力位置越来越稳定,而之前因为李轩撞上新秀墙而下滑的战队成绩也随着双鬼的逐渐成熟稳步上升。

 

然后他们在季后赛遇见了张佳乐一个人带领的百花。缭乱的光影阻挡了鬼刻和逢山鬼泣配合的视线,鬼刻倒下的时候看见了依然疯狂的战斗着的百花缭乱,有点寂寞的身影隐藏在他自己制造出来的光影当中,看上去却像扑火的飞蛾。

 

鬼刻的内心突然出现了一道裂痕,不是因为失败。吴羽策和李轩都还那么年轻,他们不害怕失败,恰好是失败才能让他们更好的成长。鬼刻不敢想象的是不可知的未来。倒下的竟然是那个看似无所不能的落花狼藉,那个无法阻挡的落花狼藉,那个和百花缭乱无需交流就可以打出完美配合的落花狼藉。

 

落花狼藉现在在哪里呢,和曾经的自己一样沉睡在黑暗中吗?可是那时的自己未曾登上巅峰,有点落魄而又几乎了无牵挂,但落花狼藉早已站在了鬼刻暂时只能遥望的高度,他还有百花缭乱,可是他无从选择,毕竟他只是个角色,一个没有意志没有实体失去操作者甚至都无法动弹的角色,而可以取代他曾经那个操作者的人还没有出现。现在的落花狼藉到底是怎样的心情呢,绝望,急切,还是无可救药的无可奈何。

 

鬼刻不知道。毕竟她也只是个角色,毕竟她只和落花狼藉交手过一次,她甚至不知道落花狼藉到底是不是有着这些各种各样的想法,毕竟他是一个游戏角色,毕竟他们只是程序,毕竟他们应该没有感情。

 

鬼刻只知道她更加的不想离开逢山鬼泣,想和这个男人一起战斗到最后,想和他一起站在巅峰,不想看他也露出那么寂寞的姿态,不想突然之间再次沉睡在黑暗中,更不敢想象突然失去逢山鬼泣的自己。

 

赛后握手的时候李轩和吴羽策都有些消沉,张佳乐却是把他们俩的手拉在一起,鼓励而略微有些苦涩的笑着,说出真诚的祝福:“加油,你们还有未来。”

 

张佳乐不知道很多年前的第二赛季,自己和孙哲平是不是也像站在这里这对后辈一样,有点稚嫩却又充满干劲,相信着自己也相信着自己的搭档。对于失败有点严重的沮丧,却又对于未来充满希望。可能和现在的他们很像,但是毕竟完全不一样。不过现在想这些也没用了,他要拿到冠军,为了自己也为了那个没办法站在这里的人的梦想。

 

“前辈也加油。”两声同样真诚的祝福同时响起。

 

未来有无限种可能,他们也不知道到底会走向那种结局,不过他们现在是搭档,所以会竭尽全力一起取得胜利,毕竟比起无法预知的未来,更重要的是他们在一起的现在。

CPT.5


比赛结束了,生活还得继续。李轩和吴羽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留在战队。吴羽策是X市本地人,回家和住宿舍其实倒也没有太大差别,毕竟夏休的训练也不那么严格,想回家随时都能回去。倒是李轩,因为去年是新人赛季,夏休留在队里跟全队训练所以没回家,今年继续不回去,他自己没说什么,倒是吴羽策有点过意不去。

“要不你回去吧,练配合什么的有网就行啊,又不见得非得在一块?”

“我们是搭档啊,我需要从二次元到三次元全方位的了解你,你的明白?”语气轻快到有点傻气。

吴羽策白了他一眼,没搭茬。“你就不回去看看你爹妈?隔这么远又难得回家,他们得多想你。”

“冬歇的时候回去过了嘛,而且打客场的时候也会回去住一晚,现在好好训练比较要紧。这事他们也挺理解的,毕竟关系到未来嘛,再说我爸妈还没退休呢我回去了他们也不太能见到我,你说是不是。”李轩噼里啪啦说了一堆,唯独没说今年冬歇回去的时候他妈十分认真的对也就19快20的李轩说快点带个女朋友回家不然就别回家了。

“好吧好吧,你什么时候想回去再回去吧反正也就我们俩人留在这。”第一赛季进队的前辈们今年都得退役了,虚空差不多也到了个大换血的时候,伤感总是有的,不过毕竟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珍惜好现在用前辈们打下的基础获得胜利大概也是对离别最好的纪念吧。无论如何,时间是往前走的。

李轩坐在吴羽策旁边的电脑前,扯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吐了吐舌头,“好啊,不过到时候你跟我一块回去呗。”

吴羽策有点不解的望了他一眼,“可以是可以,但是为什么?”

“嘿嘿,都说了,我们是搭档嘛,我得让我爸妈知道以后什么人和我在一起啊。”

吴羽策又不想理他了,戴上耳机转身认真看屏幕,“快上游戏,BOSS刷了。”

李轩却突然窜到吴羽策身边,抓着吴羽策的手臂,用楚云秀看的八点档电视剧女主角的语气嚎了句,“BOSS重要还是我重要。”

游戏画面一抖,“李轩,不要放弃治疗,你还有救,不要放弃希望。要坚强,活下去啊。”吴羽策用充满同情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搭档。

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些人,看上去很正经,多数时间也很正经,可是他们幼稚起来简直令人发指。

当然也有些人从外表到内在都和正经没有半毛钱关系,比如刚刚一声尖叫“卧槽你们两个夏休不回家是留在战队搞基的吗”的李迅。可怜的李迅大大被踢出了团队,李迅大大被吴羽策大大的角色攻击了,李迅大大舍命一击,吴羽策大大的血被团里的牧师飞快刷满,李迅大大回城了。

“有位置了,快进来。”吴羽策头也不回面无表情的说了声。

李轩在心里给李迅点了个蜡烛。那话怎么说来着,不做死就不会死。

每天的训练依然是那些内容,有些枯燥却又因为两个人互相竞争吐槽配合而不那么无聊。练累了就一起去网游抢抢BOSS,欺负欺负李迅,欺负欺负李迅和欺负欺负李迅。

这俩人越来越默契了,李迅在心里默默想着。“你们的基佬力越来越强了。”李迅在嘴上说着。李迅又被踢出了团队。“再也不能当什么小伙伴了!”李迅嚷嚷着。你们快去结婚吧,李迅在心里默默想着。李迅又回城了。这次是死在李轩刀下。

吴羽策到会议室的时候李轩已经坐在沙发上了,沙发前的小茶几上扔着些小零食,有李轩爱吃的也有吴羽策爱吃的。吴羽策没去问李轩怎么知道自己今晚会来这里看这个赛季联赛的决赛,就像吴羽策在来这里之前就猜到了李轩肯定在这里。

一个人带领着百花战斗的张佳乐和跟邓复升一起撑起微草的王杰希,弹药的光影和魔道学者的各种奇奇怪怪的道具造成的特效让场面一片绚烂——当然也是一片混乱。

最后那个从落花狼藉离开之后就打的有些疯狂的把双鬼拦在季后赛第一轮的百花缭乱还是倒在了战场上,看上去有些绝望有些无奈,却又无计可施。

赛后的采访里,张佳乐看不出任何情绪,面无表情。笑起来两道弯很明亮的眼睛第一次看上去有点灰暗有点压抑。“虽然这个赛季失败了,但是百花一定会得到冠军。”张佳乐的语气坚定,让人完全无法联想起半年前那个实力强劲但是看上去有点不靠谱的小青年。

吴羽策看着屏幕里的张佳乐,叹了口气。他还记得上次张佳乐在打败他们之后说的那声加油,跟他们说他们还有未来。

吴羽策靠在沙发垫上,扭头看了看李轩却发现李轩也在看他,视线相交,谁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看着对方,就像要看穿对方的灵魂。空气中好像有什么在变化,但是又什么都没改变。

“我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但是我会把握住和你在一起的每个现在。”李轩说的很认真,吴羽策一直没告诉他,他认真的时候看上去很帅气。

吴羽策没说话,只是突然抓起李轩的手,和自己的手紧紧十指相扣,直到李轩看他的眼神变得有些微妙。确实有些什么东西微妙的改变了,但是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改变。吴羽策有点尴尬的想放开李轩的手却发现现在反而是他的手被紧紧抓住了,然后又很快被松开。李轩抿了抿嘴,声音有些低沉有点莫名嘶哑的说了声他先走了,离开了会议室。吴羽策坐在沙发上,第一次出现了迷茫。会议室外,李轩漫无目的的匆匆向前走着,看着自己的手,然后在刚刚和那个人的手指紧紧相贴的手指上印下了一个吻。一切都改变了,但确实一切都没有改变。

从吴羽策不愿意改变职业开始,从李轩向吴羽策搭话开始,从他们站上同一片战场开始。一切都看上去不合常理,却又顺理成章。

再次在训练室见面时却又默契的没有提起前一天晚上的事情,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之后的日子是和以前一样的训练,嬉闹,吃饭睡觉打李迅,不过还是不出门,毕竟是死宅,而且是被认出来会惹到麻烦的著名死宅,被认出来会很麻烦。

直到一个闪电劈坏了战队大楼的供电系统,第二天停电一天。X市夏天不算特别热,但是在没有空调的地方过一天也确实是种折磨,吴羽策干脆把李轩带回他家。吴羽策他爸也还没退休,工作日就只有他妈和他家养的哈士奇在家。吴妈妈经常去战队看看吴羽策,也就和成天跟吴羽策混在一起的李轩认识,对这个温和稳重的小伙印象不错。吃饭的时候不停催李轩多吃点,个子长这么高还这么瘦怎么行,要多补充营养啊。李轩笑着有点局促的应对着,求助一般的瞥了眼吴羽策。吴羽策同志想笑就笑别憋得那么辛苦好吗表情都扭曲了再也没有什么友情了再也没有什么队友爱了。李轩只能带着一脸的大义凛然,用赴死的气势吃完了这一顿。

李轩觉得他这辈子都不想吃东西了。

所以到了晚上李轩果断的拒绝了吴妈妈热情的再一起吃一顿的邀请,吴羽策也配合的说还没带李轩去吃过他最喜欢的那几家餐厅,外面吃一顿就好。谁让李轩今儿下午终于去和李迅联手打自己了呢,吴羽策第一次产生了有点同情李迅的想法。不过在他告诉李轩自己有点同情李迅的时候,李轩坚决地说,不一样,李迅不值得同情。他都是自己作死。你今天会死也是因为作死,不做死就不会死明白吗。然后李轩被吴羽策和李迅联手干掉了。

俩人去吴羽策找的那家餐厅开了个包间,李轩发现自己又失策了,下午杀了吴羽策那么多次就不应该让他点菜的。就没一个不辣的。李轩眼神死,说吴羽策我要是死在你这你要对我负责。吴羽策说没问题我肯定把你尸体扔山里。

李轩吃了一会之后靠在椅背上喘着气,有点无奈的看着对面闷头吃东西的吴羽策。吴羽策感受到了他的视线,抬头,眼睛很亮,李轩觉得自己的胸口好像被什么撞了一下,起身坐到吴羽策旁边,静静盯着吴羽策,吴羽策也早就停下了吃东西的动作,看着李轩。

李轩毫无预兆的把脸凑过去,在吴羽策嘴角落下了一个吻,舔了一下。吴羽策却没有惊讶,只是略微偏头,与李轩的嘴唇略微相碰,轻声说“这样就没法回头了。”

没有回音,只有一个漫长到像要吸干对方肺里空气的深吻。“早就没办法回头了。”李轩凑在吴羽策的耳边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紧紧相拥的姿势,两个人都被对方的胳膊勒的有点难受却又不愿放手。

没法回头,不愿放手,无论是深渊还是巅峰,他们大概都要和身边这个人一起走到了。

CPT5.5


当李轩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三天没和吴羽策说话了。要说这不是刻意的也没人信,不过确实也没有那么刻意。只是突然觉得有点累,有点不太想面对吴羽策。说实话,他有点害怕。

 虚空队里气氛罕见的有些沉重,第十一赛季,他们再次进入了季后赛,然后,又一次倒在了季后赛第一轮。每次都是这样的成绩,最开始只是媒体有些议论,现在已经发展到了战队之间都有了关于虚空会有大动作做出一些突破的传言。

 这点传言自然是影响不到李轩和吴羽策的心情的,直到3天前经理找到了李轩和吴羽策。没别的,烟雨想和虚空来场交易,众所周知,烟雨缺乏一个近战强手,而虚空则是远程攻击这个位置上有些无力。这两个队伍来一场大的交易各自补强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

 李轩在虚空打了七年,双鬼也已经六年了,虽然俱乐部没有明说,不过终于还是可能会出现一些改变了吗。

 李轩有点迷茫,他从来没有想过和吴羽策分开的可能性,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离开虚空会是什么状况。他确实不像训练营培养出来的孩子们一样,在俱乐部学会了一切,可是如果当初没有人带他来到虚空,他现在又在哪里呢。

 想想当年一起打挑战赛的哥们,有的走上了普通的轨道,生活里不再有荣耀,也许偶尔也还会玩两把网游看几场比赛,但也只是玩玩而已;而另一些,要么是做起了网游工作室,要么就是混迹在一些成绩不太好的战队处在不太好的位置,他们就像被关在了玻璃箱里,前方一片光明,只是没有出路。曾经他觉得自己很幸运,虚空很强,虽然暂时不是最强,但是他相信自己,也相信自己的搭档和队友们,相信他们可以得到最后的胜利。而现在,他突然感觉自己也许其实和那些身在弱队的朋友们一样,在一个玻璃箱里挣扎,只是他所在的玻璃箱更大,可以让他施展的空间更大未来看上去更光明,可是,终究一样没有找到出路。

 就算这样李轩也没有过离开虚空的想法,他从来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他很感激虚空,他想要取得突破,无论是战队的成绩还是他自己,为了荣耀,也为了自己和最初那些同伴们的梦想。

 而现在,李轩看到了一种他不曾想过的可能性,他还想要留在战队,想要在虚空继续取得荣耀,可是战队真的还需要他吗。即使他可以留下,一直没有取得什么突破的双鬼还可以继续存在么。

 李轩不愿意继续想这种可能性,无论是离开虚空还是结束双鬼,哪怕只是想到这种可能,他就觉得他的心被扯下来一大块。就算有再多人告诉他,曾经的犯罪组合也一样是各奔天涯,一个拿了冠军一个拿了亚军,这都是他们在呼啸的时候未曾做到的。可是李轩不是林敬言,吴羽策也不是方锐。

李轩知道吴羽策也一定不会放弃虚空,放弃双鬼。他要是放弃,他就不是吴羽策了。可是就算这样,李轩也没办法无视自己内心强烈的不安,他不太想面对吴羽策,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面对,虽然没到避而不见的程度,但是也下意识的有些逃避。而现在,当他发现自己已经3天没和对方说话的时候,突然觉得有点可笑,他逃避的又不是吴羽策。

 李轩苦笑一下,揉了揉自己的头发,走向自己宿舍房门,都不是小孩了,有些事,总还是要面对的。

 开门的瞬间李轩却看到自己要找的那个人已经站在了门外,举手准备敲门的样子,开门的时候吴羽策也愣了愣,垂下了手,冲着李轩的心口就是一拳冲出,却没有落下,眼睛定定的对着李轩的眼睛,眼神一如往常的坚定。

 李轩抬手包握住吴羽策悬在自己胸口的手,把人带到自己怀里,用双臂紧紧锁住,抬脚踹上了门。没有说话,也不需要说话,他们想说的,对方都懂。

吴羽策从来不是一个话多的人,但是每次说话都有一击必杀的附加属性。比如现在,他说,“李轩你记住了,就算有什么所谓的瓶颈那也是我们两个人的瓶颈不是你一个人的问题,不要想着什么事都一个人扛过去。我在这,我一直在这。不管拦路的是什么,打碎掉就可以继续前进不是吗。”

这就是吴羽策,这就是吴羽策立足的方式。不会屈服,不会退让,不会妥协,但也不会因此而脱离他的战友们。玻璃箱没有出路?这种话对于吴羽策是不成立的。没有出路的话,就去砍去撞,就算撞得头破血流,也在所不惜。

李轩突然觉得很庆幸,这个有着自己所没有的强硬的家伙是自己的搭档,自己最好的朋友,以及恋人。现在和自己紧紧拥抱着的身体绝不柔软,但是可以托付自己的一切,有些瘦,却绝不弱小。

额头相抵,李轩凑在吴羽策耳边轻轻说了声谢谢。吴羽策没有说话,转过头吻上李轩的嘴唇,漫长而缠绵。

可以找到出口的,我们一起的话。

CPT∞


逢山鬼泣已经有点记不清到底认识鬼刻多久了,15年?还是16年?今年是联赛第15赛季的话,那就是16年了啊。最初的相遇模糊在记忆中,唯一清晰的是初见时白色长发红色太刀和黑色长裙交织出的那个身影,凛冽美丽却又因为当时操作者的风格而不露锋芒。

逢山鬼泣很庆幸他那时的操作者向鬼刻发出的那个组队邀请,因为鬼刻很美,因为鬼刻的实力很强大,因为他们后来一次次并肩取得的荣耀,也因为在看到鬼刻的时候,逢山鬼泣觉得他们有些地方很像,不仅仅是职业,而是更深刻的本来不应该属于他们的东西。

他和鬼刻在职业联赛上搭档到现在正好十年。十年,足够让一切改变的时间,可是他们还是和他们背后的操作者一样,并肩而立。装备变了,很多东西看上去都不太一样了,可是他们在一起的事情没有改变。

联赛最初没有鬼刻的那段时间的事情,逢山鬼泣已经有些想不起来了,队友们都有实力,大家都配合的不错,可是总是缺点什么。总是有着这样那样的时候如果有个人可以在那里支援一下就好了这样的想法。然后她来了,回到了这片战场,和那个目光坚定倔强强硬的少年一起,站在了他的身边。

如果曾经的那个少年没有坚持他现在会是怎样呢?也许一样会站上全明星的舞台,获得各种各样的荣耀,他的操作者有那个能力,逢山鬼泣很相信这点。可是毕竟不一样,但是不一样在哪里呢?没有答案的问题,因为没有如果,但是现在,他想象中的那种可能性也许即将要发生了。

那两个带着逢山鬼泣和鬼刻走上荣耀鬼剑士巅峰的男人最后还是没有带着他们走上荣耀最高的领奖台得到他们一直渴望的冠军,倒在了总决赛上。但是这不妨碍他们收获支持和尊重,毕竟冠军只有一个,而英雄却可以有无数个。

这场失败之后他们选择了同时退役,而逢山鬼泣和鬼刻被他们选择留在了战队,不像当年的百花缭乱在操作者终于得到一个冠军之后把装备拆给战队而把角色自己买回家。毕竟他们还没有获得最后那个奖杯,他们还没有站上最高的领奖台,就这样回归网游,或许角色也会遗憾。

逢山鬼泣在担忧,他们离开之后自己会在怎样的操作者手中。而鬼刻呢?他不知道他们的未来会是怎么样,毕竟他们前一对操作者的配合是无法复制的。那样默契的配合和强大的组合杀伤力不仅仅和操作者的默契程度有关,也和操作者的顶尖级别水准有关。他有些难以想象背后没有那个攻势凌厉的强悍搭档的未来。

而现在在电脑前面对着逢山鬼泣的却是吴羽策,退役的记者会快要开始了,他却突然产生了一些不舍。明明是早就定好的事情,职业生涯十年,在他的同期里面不算长但也绝不短,而他获得的荣耀和成绩也并不差,没什么遗憾了。但是果然离开的时候还是会失落。离开之前没有想好用什么样的心情去面对鬼刻却是找出李轩的账号卡登陆了逢山鬼泣的账号。就是这个男人和自己的角色靠背而立战斗了十年么。吴羽策难得有点惆怅。

而逢山鬼泣有和他一样的感慨,他们并不是操作者和角色的关系,却不妨碍他们依然是最熟悉对方的人之一,而很快,他们就没有任何联系了,连曾经的操作者都谈不上,只是在对方过去的辉煌中可能会被提到一句的,过去。

吴羽策的手停在键盘上,没有做出任何操作,却突然在输入框打出一句你会取得荣耀的,但是又飞快的删除。这里没有任何人,吴羽策只是想告诉逢山鬼泣这一句,但是,果然还是太傻了吧,对方只是个程序而已,真的可以听到自己的这一句吗。

逢山鬼泣没有任何动作,他只是个程序,没有操作是不可能有任何动作的。但是他接受了那句话,也接受了那句话背后的祝福和小小的遗憾。一定会取得荣耀的。

逢山鬼泣的身形突然一抖,吴羽策感到了来自背后的重量。那个和他在同一个次元一起战斗了十年的搭档从背后环住他的脖子,用一直以来温和可靠的声音问他怎么了。

“没事,快走了,最后看看。”

“走吧,记者会快开始了。”说完在吴羽策颊边印下一个吻,放开了手。

“嗯。”吴羽策起身,站在李轩的身边。没太多可惆怅的,毕竟他们还年轻,路还长,他们还拥有彼此。

逢山鬼泣也沉入黑暗中开始了沉睡,他的未来也还长,不可知的未来是什么样,不试试怎么知道呢。他开始期待了未来——必将走向荣耀的未来。

 


评论(5)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