条形码的黑框框

全职//双鬼/新双花/双花/双叶
漫威//盾铁/银红双子/少复TB
革命机//晴艾
舰C玩家

【全职/双鬼】鬼神盛宴

※不知道什么时候删掉了就再发一遍混更新(。

※收录在虚空合志《踏破虚空》里

※最近已经完全不会写文了……心塞塞

========================

1.
  无论哪个网游,总流传着一句话:一个版本一个神。
  吴羽策从来不相信这句话,他只相信,没有最强的职业,只有不够强的玩家。所以那群跟着吴羽策一起进网游的哥们一个个抛弃了自己原来的职业投奔战斗法师拳法家驱魔师的怀抱的时候,吴羽策还是坚定地操作着自己手下的鬼剑士,铺出成片的鬼阵,冲杀在战场上,一刀一刀砍向自己的对手们。
  “啧,太残暴了。”吴羽策身边的人歪过身子探头到吴羽策的电脑前,看着屏幕里血花飞溅,横七竖八地倒着一地尸体,瘪瘪嘴。
  “呵。”吴羽策击倒面前最后一个骑在扫把上准备逃跑的魔道学者,轻声一笑,双手离开键盘伸了个懒腰,看着刚刚把脑袋探到自己电脑前的人缩回头,操作着他的角色前进。
  “说真的,吴羽策你不考虑来踏破虚空公会吗?说不定就被高层看上挖到战队去了。”吴羽策身边的少年操作着角色吭哧吭哧跑到了野外练级点,在身边召唤出一群奇形怪状的精灵,呼啦啦的一大群就奔着几个看上去相当孤立无援的小怪去了。
  “……我怎么觉得我跟你比起来一点也不残暴呢。”吴羽策看了一眼少年屏幕上的坐标,操作着自己的鬼剑士一路小跑赶去帮忙了。
  吴羽策身边这个少年是吴羽策学校里的同桌,从荣耀第一区开服就混迹于荣耀之中的铁杆网瘾少年,吴羽策开始玩荣耀也就是实在磨不过这哥们每天下课就念叨着拳法家真是帅叶秋我男神哎呀繁花血景一生推的脑残粉劲儿。
  很久很久以后,网瘾少年有些得意的问着吴羽策,要怎么感谢当年自己那些带着吴羽策跳进荣耀网游大坑的那些三次元刷屏级别的荣耀脑残粉言论,吴羽策淡定的冒了两个字。
  “欠电。”
  彼时的网瘾少年已经不再是网瘾少年,冲着吴羽策的脑袋上招呼了一下,然后叼根烟在嘴里:“还是得谢我,你看那时候要不是我你认识李轩还得晚两年,你也不会进踏破虚空公会,更不会去职业联赛是不是?”
  “嗯?我和阿策第一次打架的时候你也在?”李轩胳膊撑在吴羽策身后的椅背上,一只手微微垂下搭着吴羽策的肩膀。
  “怎么不在啊,我是那个召唤师啊!”曾经的网瘾少年,现在的踏破虚空公会会长看着自家战队队长跟副队长自然而然而又密不可分的状态,心里的弹幕池刷过去一大串目害和烧烧烧,随即又很快反应过来。
  “不对啊!那时候先挑战你的明明是我呀!为什么你光记得吴羽策完全不记得我呀!”
  吴羽策拨开李轩玩着自己肩膀上装饰扣的手,回头看着自己学生时代最后一个同桌,语气里罕见的有些同情。
  “因为你太弱了。”
  “会长,暗夜墓地刷了BOSS,暂时还没别的公会过去!”
  “组队,揍丫!”
  李轩和吴羽策看着他咬牙切齿的样子相视一笑,摸了两张账号卡出来。
  “会长大大加油,我们听候差遣。”
  男人指挥着公会精英团,满脸的意气风发,看着私聊频道里的话偏头一看,李轩笑着冲他摆摆手,吴羽策也回头和他对视了一下。男人摇摇头,清清嗓子。
  “准备好了就打1,准备开怪了。”
2.
  “没什么厉害的人啊!”李轩操作着逢山鬼泣蹲在围观人群的前排,看着一个接一个向他的队友们挑战的人,把耳机摘下来伸了个懒腰打个哈欠,冲身边的人抱怨了一句。
  “练手,练手。我说李轩你倒是也来打打呀,你这看戏看的挺舒服是吧!”说话的人嘴里念叨着李轩手上操作却是完全不停,眼睛死死盯着屏幕,他是个拳法家,1v1的时候对一些精细的操作要求很高,再加上他个人的操作习惯,不管对手是谁都是严阵以待步步紧逼。
  李轩却是把视角转向了另外一边,一个召唤师带着群精灵蹦蹦跳跳地冲着逢山鬼泣蹲着的方向就来了,李轩提起太刀挡在身前,做好准备吟唱释放鬼阵,没想到那个召唤师压根没怎么注意逢山鬼泣,奔着李轩身后打的最热闹的地方就过去了。
  李轩放在键盘上的手又放松了下来,操作着角色继续蹲在地上装蘑菇,然后看着一只灵猫蹦跶到了自己眼前,圆溜溜的眼睛与李轩对视着……
  战斗一触即发。
  观众圈子向后退了几大步,鬼剑士的技能都是范围攻击,召唤师更是领着一大群精灵小弟打群架的,误伤什么的,总不是好事儿。
  召唤师操作不算太强,但是意识相当出色,李轩鬼阵铺下,他总能找到一两个空隙做出些攻击,虽然这些攻击带来的影响实在有限,李轩打的也还算是轻松,拍出炎阵之后给自己上了个刀阵一闪身就砍到了召唤师身边,却见一道红光闪过,李轩的鬼斩被打断格挡了下来,接着对方就是一阵不间断的斩击招呼了上来。
  李轩飞快地释放鬼步前冲几步,转身召出一个灰阵冲进去,然后看着对方也直接冲进了灰阵,刀上依然泛着血红的刀光,李轩召唤了一个冰阵正落在这灰阵上,却发现对方一个冲撞刺击撞了过来,两个角色一起摔在了鬼阵范围之外。李轩随手受身操作,飞快地在当前频道打了几个字。
  “太暴力了!”
  没有得到回应,李轩也没放松警惕,打完字就又在身边把鬼阵铺开,这片小小的地图上其他的争斗都已经停了下来,所有人围成个大圈,或蹲或站,看着两个鬼剑士之间的战斗。战斗节奏很快,观众圈也随着两个人的战斗不断改变着形状。
  一抹黑色飘到吴羽策电脑屏幕中心,吴羽策身体略一后倾,急速操作着角色后退躲避鬼爪,死亡墓碑从天而降,屏幕一黑,然后出现了回到复活点的读条。吴羽策摇摇头,双手离开键盘,微微甩了甩,扭头看向身边的人的屏幕,逢山鬼泣太刀归鞘,细长的身影独自站立在人群中心,头上的半脸鬼面笑容如故。
  吴羽策回过头,复活点读条早已结束,屏幕上半段系统提示还没消失。
  “逢山鬼泣”已添加您为好友。
  [逢山鬼泣]对你说:哥们儿,打的挺不错啊,有没有兴趣一起来打挑战赛?
  你对[逢山鬼泣]说:一个队里两个鬼剑士?
  [逢山鬼泣]对你说:无所谓,我们轮流来呗。
  [逢山鬼泣]对你说:或者你可以自己组个战队啊,我觉得你挺厉害的,说不定就被战队选走了呢。
  你对[逢山鬼泣]说:不怕我赢过你?
  对面沉默了一会儿,吴羽策抬手拍了下身边敲着键盘带着一大群精灵小弟跟野图小怪茬架的少年肩膀。
  “你说的那个什么踏破虚空公会,怎么加?”
  系统消息对话框又一次弹出。
  您已被邀请加入踏破虚空公会,同意/Y,拒绝/N。
  吴羽策手指一抬,按了个Y。
  [逢山鬼泣]对你说:没什么,就是想了想和你站在同一个战场上的可能性,有点期待而已。
  你对[逢山鬼泣]说:会有那天的。
3.
  “来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吴羽策,操作的职业是鬼剑士。刚刚转成咱们训练营的正式学员,大家鼓掌欢迎。”
  吴羽策听训练营指导老师说完,浅浅鞠了个躬,微微一笑,带着点腼腆,目光清亮。
  “嘿,我叫李迅。”吴羽策找了个位置坐下,旁边的少年一边操作着角色在稻草人身上稳稳地扎下一刀,一边回头看着吴羽策说。
  “迅哥好,请多指教啊!”吴羽策一边说着一边打开训练程序,这些东西其实他在假期班里很多都经历过,只是现在变成正式学员之后难度加大,多少有些变化,吴羽策也有点微妙的激动感。
  “策哥你是阵鬼还是斩鬼啊?”李迅不再看吴羽策,嘴里倒是不闲着。至于吴羽策叫他迅哥他还叫吴羽策策哥这种事情,十七八的男孩子不都这样嘛,乱叫呗。
  “双修。”吴羽策话不算多,但是对他说的话,他多少都会给些回应。
  “下午对战训练咱们两个搭对?”李迅连招打出一套perfect,脸上露出微微得意的表情,左手离开键盘比了个V。
  “妥。”吴羽策的回答和他的操作一样,干脆利落。
  到了下午对战训练的时候看到吴羽策的角色,李迅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卧槽,怎么是个大姐?”
  “什么叫大姐啊,这叫御姐你懂不懂。”葛兆蓝探过头瞄了眼李迅的屏幕。
  “重点不是这个好吗?!人妖号怎么回事?”李迅激动了。葛兆蓝觉得自己已经听到了李迅的八卦之魂熊熊燃烧的声音,满脸写着我不认识这人。
  “我自己的号技能点不太好,战队里比较好的鬼剑士账号卡就这张了,就用着呗。”吴羽策淡定,微调了一下自己的加点。
  “……”李迅沉默。
  “哦。”李迅有些黯然。
  “鬼刻姐姐求抱大腿。”李迅嘿嘿一笑。
  “都坐好了,今天下午的对战训练2v2自由组队,你们都组好了没?”训练营指导老师走进训练室,把本子和笔扔桌上,放下投影幕布。
  “好——”看着对战表,每个人坐到自己的对手和队友身边。
4.
  “你刚刚最后那个满月斩太帅了,我的舍命一击也很帅,啧要是以后我们两个能当队友那得多好,多有默契。”李迅和吴羽策一起走出训练室,满脸兴奋。“策哥,我以后就跟你混了!”
  “吴羽策,过来一下。”训练营指导老师站在走廊边上,拦下吴羽策和李迅的脚步。李迅咬了咬下唇,拍了下吴羽策肩膀,转身离开。
  “晚上一起吃饭。”吴羽策冲李迅笑笑,然后走到指导老师面前。
  “感觉怎么样?”训练营老师给吴羽策递了根烟,吴羽策道了声谢,把烟叼嘴里点上。
  “挺好的,就是刚刚上手,节奏稍微有点不对,过几天应该就能调整过来。”
  “这些都是基础训练,慢慢来,你肯定没问题。”老师嘴里这么说着,表情有点心不在焉,把烟掐灭。“你觉得鬼剑士这个职业怎么样?”
  “鬼剑士?很强,机动性不错,可以控场可以输出,我相信我能驾驭这个职业。”吴羽策脱口而出,从站上荣耀大陆的那一天开始,他主要研究的职业就是鬼剑士。
  “那,如果虚空不需要鬼剑士呢?”
  “我坚持。”
  “你知道的,这两天战队把前几天挑战赛上得亚军的那个队伍里的鬼剑士签回来了,他很强,很有潜力。这个赛季估计就能上场,你要是要进战队也就这两年了,有他在,你很难出头。”老师看着吴羽策,表情真诚。
  “嗯,我知道。他是很强,但是我未必就一定会输给他。”吴羽策的语气很坚定。
  “如果你想换职业的话,现在其实是个挺好的机会。”
  “我说了,我坚持。”吴羽策吐一口烟,然后把烟摁灭,扔进垃圾桶,转回身,对着老师鞠了个躬。
  “谢谢老师。”
5.
  李轩的第四赛季过的并不算太顺利,虚空的战队结构比较稳定,主力阵容依然是第一赛季就跟着战队一起进联赛的那群人,李轩的实力固然强,但是融入战队绝非实力强横就可以轻而易举办到的事情。
  不过李轩本也不是会因为这些事情就轻易放弃的人,他一次次做的更好一次次在最关键的时刻放出对的鬼阵,然后,一点一点地站到队伍的中心。
  “今天下午要跟训练营打场指导赛,上午的训练咱们就进行到这里,下午都按时来啊!”虚空的队长站起身高声说。
  “我也去?”李轩放下手里的鼠标,仰头问了句。虽然他现在已经是队里主力也不会有人质疑他的实力,但是一年级生去给和他也差不了一两岁,甚至有可能比他年龄还大的人打指导赛,有些说不过去。
  “你也去,今年训练营里来了个新人,也是鬼剑士,资质不错,而且好像不愿意换职业,说不定他以后被别的战队挖走了,那就是你的对手啊。”队长一边说着一边转着套在手指上的钥匙圈,转头出了训练室。
  “这个赛季完了咱们战队里很多人,像队长,可能就要退役了。你多去去训练营,也当提前熟悉熟悉下个赛季的队友。”
  “嗯,谢谢副队,我以后没事儿就去训练营逛逛。”李轩扯开一个笑容,拍了拍身边青年的肩膀。
  李轩双手抱胸,靠墙而立,看着讲台上队长滔滔不绝地跟训练营的熊孩子们讲话,想着自己以后要是当上了队长绝对不这么唠叨,这演讲简直是高中开学典礼上的校长啊。李轩甩甩脑袋,看向坐在电脑后不知道在做些什么的虚空的未来们。
  然后李轩看见了那个拿着笔特认真的刷刷刷写着什么东西的看上去和自己差不了两岁的哥们,那人写的很认真,可是直觉告诉李轩,这个人绝对没有在记笔记——
  虚空队史和历任队长战队老板的八卦什么的也完全没有记笔记的必要吧。
  李轩直起身,想要走到那个一脸严肃地在小本子上记录着一边不时抬头冲队长点点头的男孩儿身后,吓他一下逗逗他也挺好玩吧,总之得打断他这个严肃认真的状态,队长看到有人听越讲越亢奋没完了怎么办。李轩正瞄着整个训练营的布局,想着怎么惊扰最少的人神不知鬼不觉地走到笔记少年身后,却对上了坐在笔记少年身边的那个人的视线。
  视线相交,那双眼睛那张脸,都是李轩未曾见过的,相当陌生,而对方却好像已经认识李轩很久了的样子。李轩停下了准备迈出去的脚步,靠回墙上。而对方也是一挑眉毛,收回了视线,随手给了还在对着队长的八卦连连点头的人背后一下,接着抬眼和李轩又对视几秒,然后恢复到望着眼前的电脑放空发呆的状态。
6.
  “吴羽策。”吴羽策把手伸到李轩面前。
  李轩把手拍上去,一声脆响。“李轩。”
  指导赛的最后一场,李轩对阵吴羽策。事实上无论是战队队员还是训练营成员,没有人真的觉得这是一场指导赛。李轩实力很强,现在直奔着联盟第一鬼剑士的位置就去了,虽然暂时还不是那个第一,但是没有人怀疑他早晚会站上第一的位置。
  而吴羽策,也不是泛泛之辈。攻击强势,意识好,操作强。无论是斩鬼还是阵鬼都能玩得转,即便是处于下风也从不轻易放弃,战斗到最后一刻也不放弃对胜利的追求,事实上,他也总能取得胜利。
  从操作着角色和鬼刻战斗在一起的那一刻开始,李轩就知道了为什么吴羽策看自己的眼神有种他们早就认识的感觉。他们确实早就认识,还在荣耀网游打过不少架。
  “还是那么暴力啊。”
  从李轩进入挑战赛决赛圈之后他就很少在网游里碰到吴羽策了,只知道对方加入了踏破虚空公会,而且好像还被推荐参加了虚空战队训练营的假期班,更多的,就不知道了。
  吴羽策一如往常,没有理会李轩偶尔在公频里冒出来的话,无论是垃圾话还是什么,战斗中,没空管这些。
  只是在李轩操作的角色被捆在冰阵之中的时候,吴羽策在公频里打了一个呵。
  死亡墓碑在天空中浮现的时候李轩的角色冰冻刚刚解开,李轩自然没有坐以待毙,一个剑士低阶共享技能三段斩冲着鬼刻就砍了过去,吴羽策操作着鬼刻后跳,打断了手下鬼阵的召唤,然后朝自己身上上了个刀阵召唤了个残影,一个冲锋就砍到了李轩操作的角色身上。
  两个小年轻肆无忌惮的展现着自己的手速,战局不断飞速改变着,只是随着战斗的推进,李轩比吴羽策更丰富的实战经验还是帮他渐渐占据了优势。
  荣耀。
  李轩看着屏幕上两个大字,甩甩手。
  “我说过,会有这天的。”吴羽策突然没头没脑冒了一句,站在吴羽策身边表情有些沮丧的李迅疑惑的看着吴羽策的脸,却没等到吴羽策的第二句话。
  “你还记得啊,都多久以前的事儿了?”李轩嘴里这么说着,脑袋里的弹幕池却滚动着他和吴羽策在网游第一次打架之后聊天记录。
  “也没多久。”吴羽策淡定。
  “你们认识?吴羽策这么大的八卦你也不告诉我?!你们怎么认识的啊?荣耀网游?你们都几区的啊,我是二区的……”李迅倒是不淡定了。
  “我也二区的啊。”李轩一挑眉毛,坐在了训练台的桌子上。
  “李轩你给我下来!”训练营老师一声怒吼,李轩背对着他双手上举做了个投降的姿势飞快地站起身,冲着李迅和吴羽策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
  吴羽策笑笑,扬扬下巴。“明天再来打两把?”
  “明天得去H市了,全明星。回来之后再来战吧!”
  “你这就进全明星了?!”李迅眼睛瞪大了一圈。
  “新秀赛啊大哥。”李轩嫌弃。
  “打谁?”吴羽策也有点兴趣。
  “叶秋啊。”
  “阵鬼单挑战斗法师,不怎么讨巧吧?”吴羽策皱了皱眉,他对叶秋的了解也仅限于那些过去的比赛视频,完全没有亲身接触过,而李轩,其实已经在虚空和嘉世的团队赛里面对过一次叶秋了。吴羽策想着是不是李轩在那场比赛里发现了什么。
  “谁说我用阵鬼了?”李轩看吴羽策认真思考的样子,舔了舔上唇,笑的有点狡猾。
  吴羽策啧了一声偏过头,李迅一脸茫然地看看李轩又看看已经闷声走到储物柜前拿包的吴羽策,问李轩:“那你不用阵鬼用什么啊?”
  “斩鬼啊。”
  “洗成斩鬼啊!”
  同时说完,吴羽策看着李轩,李轩看着吴羽策,李迅看着窗外,一排大雁往南飞。
7.
  “你要是不换职业,恐怕只能把冷板凳坐穿。李轩很强,人气很高,今年进全明星我觉得没什么压力。年轻人,不要太倔强。你看你实力这么强,现在也没办法转会了,你换个别的职业……”经理坐在椅子上,面前凌乱的摆着几个文件夹,看着站在他面前面无表情的吴羽策,苦口婆心地说着。
  “经理您不用劝了,训练营老师劝过我,我不换,就用鬼剑士。”吴羽策盯着经理的眼睛。
  “你看呼啸那个方锐,你们是同期,人家现在已经在呼啸打上主力了。他原来在蓝雨训练营也就是个气功师嘛,气功师和盗贼这根本不挨着,一样可以打得很好嘛!”
  “那是方锐,我是我。”
  “唉,我知道,枪炮师纯远程输出要是适应起来确实也不怎么容易。不过你这不还能用弹药专家吗?一样是控场职业,也差不了多少啊,你是不是不喜欢全透明这名字啊我回头叫人给改一个也行啊!还有驱魔,你看驱魔多好……”经理看着吴羽策的脸滔滔不绝,可惜吴羽策干脆一句话也不说了,就和经理对视着,脸上写着六个大字,非暴力不合作。
  当然就算真的付诸暴力也是一样不会合作的。
  “算了算了你回去吧。”虚空经理叹了口气,到底还是惜才,吴羽策这个实力就算在虚空坐一年冷板凳,他还真觉得有点太浪费了。而且就算他真的在虚空荒废着,冬天转会窗口一开,谁把他抢走对虚空和虚空现在全力栽培的李轩都是个大麻烦,吴羽策的实力和李轩不相上下,欠缺的只是一些经验而已,而他真的走进了职业联赛的赛场,一年多一点的经验差距实在算不得个什么。
  吴羽策走出经理的办公室,看见李轩正站在办公室大门对面,靠墙而立,正把手机往裤兜里塞。
  “还是那个事儿?”李轩说完抿了抿嘴。
  “嗯。”吴羽策点点头,然后深深地低下去又抬起,接着说,“那没什么事儿我先……”
  “先别走。”李轩拉着吴羽策的胳膊,咧嘴笑了起来。
  吴羽策任由李轩拽着自己的胳膊敲开经理办公室的门又走了进去。
  “经理,我们战队缺个近战输出。”李轩跟经理挺熟了,何况现在接任了队长的位置,也没什么上下级的关系,所以也就免掉了好些客套话。
  “你把老陈当空气?”老陈是虚空副队,狂剑士一个,第一赛季就跟着虚空开始征战了。不过虽然操作的角色是狂剑士,老陈私底下其实倒是个和气稳重成熟的老好人,跟所有人关系都相当不错。
  “他老婆生了,难产差点儿没挺过来。老陈就说他年龄也差不多了,操作也有点跟不上节奏了,跟我说想冬歇期退役来着。就是咱们队里其他近战输出……没别的意思啊,水平有点拿不出手。”李轩说的很溜,经理听得一愣一愣的。
  “哦,那我们从哪挖个近战输出来啊?”经理转身已经开始在资料库里寻觅可能的挖角对象了。老陈退役这事儿他倒是挺能理解,老陈本也不是一个野心太大的人,家庭与事业,也许这就是他的选择。
  “还上哪儿挖呀,这不就是吗。”李轩一拍吴羽策肩膀。
  “可是他又不用狂剑士——等等,你是斩鬼哦?”经理突然觉得新大门打开了。
  “呵呵。”李轩笑的意味深长。
  吴羽策瞟了他一眼,看着经理说:“双修,偏斩鬼。”
  “那,小吴你跟战队先练着?试试看配合什么的?你当近战主攻没问题吧……”经理的语气里带着犹豫,表情却是有些期待。
  “他很暴力的,肯定没问题。”李轩笑。
  吴羽策又瞄一眼李轩,然后回头冲经理说:“对,我很暴力的,肯定没问题。”
  “哦,就是……”吴羽策想到了什么,突然又开了口,“鬼剑士的攻击模式针对不同的对手加点需要调整的部分很多,不可能完全脱离阵鬼的攻击模式。我也是双修为主,所以可能要经常洗点。”
  “那点小钱没问题,就是经常洗点你们能适应节奏的变化吗?”经理看看吴羽策看看李轩。
  “多练练就没问题了,总的套路其实还是没什么大变化。”李轩的语气很自信。
  “放心好了。”吴羽策脸上带着点笑意。
  “那好吧,我就相信你们了。不要让我失望哦。”经理目送着李轩和吴羽策离去的身影,盘算着这要正式上场了鬼刻的装备是不是应该搞几件外观好看点的,他总有种预感,眼前这两个并肩前行的少年还会一直这样走下去,走很久。
  “去看看嫂子和老陈?昨儿小孩生下来之后听说一晚上没睡。”
  “去啊,买点儿什么吧?”
  “果篮?”
  “成啊,产妇有什么能吃不能吃的?”
  “我哪知道啊,你查查?”
  “没带手机。”
8.
  “我觉得这个地方应该再谨慎一点,如果强攻技能判定你的技能比不过他的技能。”李轩紧锁眉头,操作着鼠标在屏幕上画圈。
  “但是他的血量少,强攻逼他卖血可以把他们的守护天使带过来,一起带走。”吴羽策的手指指着屏幕角落的守护天使,画了个箭头指向李轩鼠标画出来的圈。
  “可是我们并没有那么强的输出火力,对方不可能不给我们干扰的。”李轩有点激动,声音比平时高了几分。
  “可是如果不这样我们根本找不到反击的机会。”吴羽策也有些烦躁,重重敲击键盘操作着模拟器。
  “总会有机会的。”李轩放下鼠标,双手抱胸,死死盯着吴羽策。
  “可是要制造机会还是需要一波强攻,为什么不打的强硬一点呢?”吴羽策也回头看李轩,表情带着些失望。
  李轩叹口气,站起身:“我还是觉得不可行。”
  吴羽策又操作了两下模拟器:“我也坚持我的想法,这个问题无解了吗?”
  李轩没说话,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食堂快下班了,你也早点去吃饭吧。”
  吴羽策看着李轩离去的身影,抓了抓头发,关上了操作台,伸个懒腰,转身出门。
  吴羽策进入虚空正式轮换阵容已经两个多月了,主力的位置越来越稳固,和李轩直接搭档,虚空的战绩不落反升。但是问题也渐渐暴露,李轩和吴羽策在战斗方式和战术的想法上天差地别,进入磨合期之后,吵架和争执已经变成了常态。
  所以在新闻发布会上记者问两个人谁的实力更强的时候,两个人都没给记者好脸看,嘴上说着对方比自己强多了脸上却都分明写着不服气。
  但争执归争执,他们的矛盾终究还是只存在于赛场上,离开了荣耀大陆,他们还是朋友。
  “吃什么,我给你带点。”吴羽策刚刚走进宿舍门就收到了李轩发来的消息。
  “你看着买吧,好带就行,炒饭什么的。”吴羽策也没客套直接回了短信,然后整个人仰面躺倒在床上瞪着天花板发呆,逢山鬼泣释放鬼阵的样子在眼前晃来晃去,然后慢慢变成了下午训练室模拟器上两方对战的火柴棍小人。
  “不好意思刚才睡着了,没听到。”吴羽策把李轩让进房间里,满脸的抱歉。
  “没事。”李轩把饭盒放在吴羽策的桌子上,找了个凳子坐下。
  “谢谢。”吴羽策坐在李轩身边打开饭盒。
  “……”
  “跟我还谢什么啊。”李轩微微偏过头,吴羽策埋头安静吃饭,气氛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尴尬中。
  “我觉得你说的其实也挺对的,我们确实是需要一个突破口,但是我还是觉得那个时机不太对。”李轩看着吴羽策吃东西,站起身把椅子搬到了吴羽策背后,“不行看着你吃我又有点饿了。”
  吴羽策吞下嘴里的东西,喝口水,说:“我确实有点急躁了,我刚才想了下,如果用灰阵稳一下或者我们俩人一起叠个冰,我觉得可能更好。”
  “或者叠冰捆住他们的骑士和治疗也可以,叠冰捆住治疗的话这边狂剑士肯定要过去援助,这个时候你把他拦下来然后配合我们的远程,一波带走也是可以的。”李轩沉思了一会之后接了吴羽策的话。
  “嗯。”吴羽策把饭盒塞进垃圾桶,然后洗了把脸,站在李轩面前。
  “走。”
  既然磨合期不可避免,那就只能多练练。加训吧,少年。
9.
  第五赛季的虚空下半赛季走的有些坎坷,李轩和吴羽策磕磕绊绊地配合着,两个人从想法到战术思路都天差地别,又都不是愿意轻易退让的人。争执冷战那都是常事,还有两次差点打起来,好在总有一群队友给拦着。
  开始的时候李迅还给劝劝,后来也看开了,劝什么呢,反正他们争执的重心也就只在赛场上,战术安排啦鬼剑士的职业定位啦应该硬碰硬还是走猥琐流啦。鬼剑士跟刺客的战斗完全是两套体系,李迅对鬼剑士的那点研究跟这两位比起来实在算不得个什么,真吵起来了压根儿没法插话。
  年轻气盛啊,李迅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在小本子上写了几笔,完全无视了自己跟他俩同龄的事实。
  “不过最近他俩吵架频率变低了,冷战时间也变短了,好事儿吧?”李迅写完翻了翻自己记下来的俩人这小半年以来的争论记录,有点莫名的欣慰。
  事实上李轩和吴羽策确实也就是那一阵闹的凶了点,争吵总是能很快的让人了解对方,至于了解之后是选择继续一起好好过还是就此江湖再见,那得看自己的选择。而他们的选择,是前者。
  李轩和吴羽策的战术思维虽然差的很远,但并不是不能兼容,倒是有些互补。吴羽策的攻击意识远比李轩果断,在一些细节上却做不到李轩的细致,配合这种东西, 并不是一方对另一方的绝对服从,谁都没有必要刻意去为了对方放弃自己的坚持,适当做些微调,总有办法能兼容。
  那一年的虚空下半赛季前半段战绩并不太好,一路下滑眼看着就要掉出季后赛名单了,就在所有人都说虚空这次的尝试太失败,两个鬼剑士果然没办法兼容恐怕这队伍就此要沉沦的时候,虚空开始了连胜,从苦苦挣扎在保级线边缘的轻裁到今年呼声很高的微草。连胜刚刚开始的时候媒体们还说着只是赛程正好让虚空碰到了一群弱队,直到王不留行倒在鬼阵里,冬虫夏草无奈的按下GG的那一刻,媒体们才发现,无论是虚空还是双鬼剑士的搭档,都没那么简单。
  “哈哈哈哈,这人以前说要是虚空能进季后赛他就直播吃账号卡,这两天论坛的马甲都不用了。这人等级还挺高啊,可惜可惜。”李迅抓着手机笑得乐不可支,隔着过道举到吴羽策面前,吴羽策向后躲了躲,坐在吴羽策身边的李轩接过手机,看了看又递回去。
  “喜闻乐见。”李轩一脸故作淡定的笑容。
  “轩哥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笑的特别大尾巴狼。”李迅飞快地把手机攥自己手里之后评价了一下李轩的表情。
  李轩瞪一眼李迅,然后听到吴羽策也轻飘飘地来了句同意,李轩回头瞄瞄吴羽策,转头看窗外没再搭话。大巴在城市里穿行,落日余晖映在高楼外墙玻璃上,有些刺眼,那光芒和温暖却又让人移不开眼。
  “明天就打季后赛了,紧张不?”李轩低声说,眼睛却还是看着窗外。
  “还行,紧张什么。轮回而已,又不是打不赢。”吴羽策说的很平静,事实上满脑子都是怎么挣脱神枪手远程火力线近身。他和周泽楷关系还行,虽然对方不爱说话,不过总的来说算是个很好相处的人,加上是同期,私下切磋相当不少,对付周泽楷,他心里多少有点数。可是事实上他现在所设想出来的那些状况,比赛里几乎不可能发生,说到底,还是紧张了。
  李轩吴羽策说完之后半天再没吱声,回过头看吴羽策的表情,满脸严肃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李轩伸出手,搭在吴羽策的肩膀上。
  “加油啊,搭档。”
  吴羽策把手按在李轩的手背上,笑着说:“怎么,你也紧张了?”
  李轩缩回手,看着窗外不说话。
10.
  鬼刻向前,逢山鬼泣向后,鬼阵铺了一路,一枪穿云被困在大片鬼阵的正中心,挣扎着想要离开,鬼刻和逢山鬼泣同时引爆鬼神盛宴,鬼神从鬼阵中孕育而出,环绕着神枪手,炸裂,然后消散。
  烟幕散去,战场上只剩下了逢山鬼泣和鬼刻的身影,面对面,相互注视着,同时把太刀归鞘,屏幕上弹出荣耀两个大字。
  李轩长出一口气,掩饰不住满脸的笑容,向着右边伸出手。吴羽策抬手拍上去,紧紧抓住那只手,李轩回头,两个人紧紧来了个拥抱。
  “这才第一轮,别太得意忘形。”吴羽策声音里带着些抑制不住的激动。
  “没问题的。”李轩的声音有些低,听上去有些脱力。
  一个人办不到的事情,两个人就可以。
  吴羽策看着屏幕上的鬼刻,想着很久以前他砍向逢山鬼泣的那一刀,偏头笑了笑。或许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指引着他和李轩的相遇,在这场名为荣耀的盛宴中齐聚,给他们送去胜利。
  “你笑什么?”李轩看着吴羽策的侧脸,有点怔。
  “没什么,我爱鬼剑士。”吴羽策笑笑,扭过头,看向舞台的另一头,周泽楷的眼神有点失落,但在对上吴羽策的视线之后,还是露出了一个笑容。吴羽策对他挥挥手,他们都还年轻,都还只是一年级生,未来会怎样,谁也说不好,但吴羽策相信周泽楷也必然会找到那个跟得上他的节奏理解他战术意图的人。而现在,吴羽策看向依然一脸迷茫的李轩。
  “谢谢你。”

评论
热度(59)
  1. 问灵与归条形码的黑框框 转载了此文字